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& 注册

锯锅匠

2017-12-12 17:49 作者:江北乔木  | 5条评论 相关文章 | 我要投稿

“锯锅喽,锯盆吧,锯锅喽,锯盆吧!”儿时经常在大街小巷里听到这样吆喝,便知道这是锯锅匠来了。从记事起,我就认识了锯锅匠。

提起锯锅匠来,现在的人大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其实我也不知道它究竟起源于何年何月,只听说已有上千年的历史。锯锅匠,就是千百年来延续着的一种手工维修行当,走村串乡,游走于大街小巷,以锯裂璺漏水的铸铁锅、缸、盆为生,养家糊口。千百年来,这个行当长盛不衰,尤其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锯锅匠着着实实地红火了一阵子。

红火的原因,是因为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,国人大都使用大铸铁锅做饭,有时不小心,铲锅底时用力过大就会铲漏了锅,烧火时忘添水烧干了锅是常事,慌乱中再急着倒上凉水,锅就会炸裂成璺,而不能用;居家过日子,哪家的盆盆罐罐都很多,且大多都是用泥土烧制而成的,用的时候,一不小心就打碎了,有时让摔碎了。在经济匮乏的年代,挣分钱不容易,买口新锅负担较重,能将就就让锯锅匠锯好将就着用。那时的人贫穷惯了,都很过日子,就连打碎的盆儿、缸儿、罐儿,也左端祥、右端详,看着碎得很轻,有的只是裂了道纹,就觉得扔掉怪可惜的,一般都不舍得扔掉,不到非买新的时候,谁也不肯花钱买新的,都是花几毛钱修补修补凑合着用。好好听着等到哪天锯锅匠来了,把它锯起来再用。张三家是这样,李四家也是这种情况,这样一来,锯锅、锯盆、锯罐、锯缸、锯瓮的自然就多起来,这个行当很兴隆。

锯锅匠来了,只要放开喉咙,“锯锅喽,锯盆吧”的那么一吆喝,各家各户的女主人就会探出头来,一看是“箍路子”来了,就赶紧回家去取要锯的盆盆罐罐,待“箍路子”师傅把盛工具的车子放好,围上油布似的腰布,各家各户就把要锯的盆盆罐罐拿来了。有的还会搭讪着:“师傅好长没来了,俺家的盆打坏了,一直等着您来锯。”“正赶上秋忙,在家忙活了些日子。”有的也接上了话茬:“您锯锅锯得真好,俺家的锅锯了好几年了,还一直用着。”“只要不嫌弃就行。”

话说着,锯锅匠就按先来后到的顺序,眯缝着眼,一一端详着要锯的盆罐什么的,损坏的程度,用大号或小号的锯子,用锯子的数量,以每个锯子多少钱,核算出总共多少钱,双方再谈好价钱,大约什么时间来取,锯锅匠就开始锯锅、锯盆了。

锯锅匠坐在马扎子上,两手把腰布往膝盖处一扯当围裙,先用小刷子把要锯的盆、罐刷干净,用绳子捆绑好,再用两腿夹紧,开始用摇钻在盆罐上钻眼,一般在裂纹两边平行地钻两个眼,再从上到下计算着竖着钻眼,钻好了眼,就用小铁锤顺着眼轻轻钉进去,再往锯子眼和裂缝处抹上石灰什么的,防止漏水,按照这样的程序,一件件盆盆罐罐的就锯好了,现在想想也没什么,那时就觉得“箍路子”师傅真有一套技术,锯的盆罐什么的比原来还结实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greenlineinbound.com )

锯锅匠,在我老家通常都叫“箍路子”。在离我老家五里的村子里有个锯锅匠,常常到我老家的门前锯锅、锯缸、锯盆,我凑热闹似的上前观看,也就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,可能是因他长得矮的缘故,人们都叫他“小箍路子”,以至于大多人都不知道他姓甚名谁,就知道那个“荆家的小箍路子”。我记得,这个小箍路子与众箍路子不同的是,将小推车改装成了工具车,车两边固定两个很规正的工具箱,把工具打理的整齐有序,给我的第一印象,他不只是一个“小箍路子”。

这个“小箍路子”叫起来太顺口了,我其实感到了一种亲切感,这样,我也不妨叫他“小箍路子”吧。他是出了名的手艺好,他锯的盆盆罐罐几乎人人都说好。在我的印象中他不只是这样,他是一个很聪明的手艺人,风趣幽默,能说会道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,记得一边锯着锅盆,一边跟我祖母这些大人们拉家常,谈论着世故、人间百味,我听了虽似懂非懂,但却令我敬佩。他还时常跟我们这些当时的孩子们开开玩笑,说说笑话,引逗得我和小们都哈哈大笑,打破了村子的长空。有时还会给我们讲段精彩的,把我们引入故事的世界里,虽然现在故事的名字和大多情节都忘记了,而他讲故事的神态却清晰如昨。现在想来,这个“小箍路子”是有心之人,他在利用那“三寸不烂之舌”拉着家常,谈论着人生哲理,说着幽默风趣的故事,看似说的是生意之外的“题外话”,实则是取悦于乡村百姓,拉着生意。因而可以这么说,这个“小箍路子”可不是一般的锯锅匠。以至于几十年了,我仍记得这个“荆家的小箍路子”。

锯锅匠,是时代的产物。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随着社会的发展,瓷制品、塑料制品等代替了泥瓦制品,加之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谁还算计几元钱的东西,东西打碎了,干脆扔掉买新的,谁还请锯锅匠给锯起来?这样,锯锅匠就没有市场了,延续了上千年的锯锅匠行当已渐渐走出了人们的视野,从此绝迹了,只在人们心中留下时代的影子。

乔显德

首发散文网:http://www.greenlineinbound.com/subject/3952741/

锯锅匠的评论 (共 5 条)

  • 早岁那知世事艰
  • 程汝明
  • 江南风
  • 鲁振中
  • 亓方文
    亓方文 审核通过并说 “锯锅”还是“锔锅”?
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